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教我操姐姐

妈妈教我操姐姐

  暖洋洋的晨光从窗帘的钻了近来,我懒懒的睁开眼睛转过脸看着我搂在臂弯里的妈妈。  妈妈今年四十五岁,是一名在商界叱诧风云的女强人,七年前和父亲离异,因耐不住独守空房的寂寞於是勾引了我,她十五岁的亲生儿子上了她的床,从此我们就一直过着夫妻生活直至今日,但这几年随着年纪的增长妈妈的性能力也越来越差,无法象以前那样满足我性的需求。  就说昨晚吧,当我浏览完熟女网站后性欲大增,抱起看电视的妈妈扔在床上就操,头一次我还没射精妈妈就筋疲力尽了,第二次、第三次妈妈只能趴在我身上用她那性感的嘴和灵巧的手为我解决了。  凝视着熟睡的妈妈,成熟的身体被阳光照的闪闪发亮,由於侧着身子两个已经有些下垂的大乳房平摊在床上,褐红色的大乳头贴着我的胸膛,伴随均匀的呼吸乳头也上下蠕动着。  一只肥藕般雪白的手臂勾着我的脖子,腋下的汗毛刮的干干静静,臃肿的腰上有几道赘肉,但我总觉得它另有情趣,趴在她的身上操她的时候都能感到它带给我的温暖和包容。  妈妈修长的大腿一条完全打开,另一条插在我的两腿间,不安分的玉足紧紧靠在我的鸡巴旁,说道玉足可是我对妈妈的身体特别满意的几个部位之一,肥厚、白嫩而且散发着异香,每次和妈妈行房前都要舔到过瘾。  我不喜欢汗毛重的女人,妈妈便定期刮去手臂、腋下、大腿的汗毛,为了美观我特许她在留下她那浓密黑亮的阴毛,那萋萋黑色阴毛下就是我战斗了几年的老骚比了,两片肥厚的黑色阴唇经历了二十年的战斗已经疲惫的向外张开,露出的阴道由於昨晚的狠操略带红肿并且留着一些我的精液和妈妈的阴水的混合液体。  看着阳光下妈妈大白猪似的肉体我情不自禁把嘴贴在妈妈柔软的嘴唇上,睡梦中的妈妈很自然的张开了嘴并把舌头送进我嘴里和我的舌头绞在了一起,性起的我毫不留情的把左手中指插进了妈妈黏着的阴道,抽送了二十几下妈妈睁开了双眼,叹了口气轻声说:“好儿子,你饶了妈妈吧,昨晚你差点把妈干死,现在我两条腿都动不了,下边也痛的要命,妈这把年纪真有让你操死了你哭都来不及。”  我不依不饶的在妈妈阴道中加快了手指抽送的速度,右手也抓起了妈妈一只肥大的乳房揉搓,把玩着说:“那怎麽办啊,我的鸡巴都快憋爆了,你总不能看我自己解决吧?”  妈妈看着我高高勃起的鸡巴无奈的说:“要不这样吧,给你姐姐打个电话看她在不在家,让她陪陪你吧,我可是有心无力了”  我的姐姐,在我看来那可是地地道道的大美人,秉辛藡寝尩倪z传基因,高挑、丰满,皮肤白皙,二十五岁正是女人风采最神韵的时候,早在和妈妈发生性关系之前我就暗恋姐姐,经常偷看姐姐洗澡,嗅着姐姐刚换下的乳罩、内裤自慰,可惜我还没来得及下手姐姐就远嫁美国,几年前和美国的姐夫离婚后姐姐回国开办了一家广告公司,早出晚归的姐姐为了不打扰妈妈和我的生活便在我们居住的别墅区里另买了一套房子,这样既不影响自己的工作又能经常来看我和妈妈,在我们三人相处一段日子后姐姐觉察到了我和妈妈不正当关系,但迫於脸面和外界压力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了。  姐姐的归来对我来说是热血膨胀,想操她的欲望也越来越浓,甚至和妈妈行房时想的都是姐姐白花花的肉体,好多次我要用语言挑逗姐姐,都被她巧妙的回避了。

  妈妈看出了我的心思,一天妈妈把特制的迷药掺在姐姐的晚餐里,没吃完饭姐姐就不醒人事了,妈妈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好儿子,妈妈知道你喜欢你姐姐,只要能让你高兴妈妈干什麽都行,再说妈妈也快不中用了,总要有人伺候你的大鸡巴,肥水不流外人田,操你姐姐总要比操外人强,今天,一定要让她屈服在你的胯下,从此不想别的男人只要你的大鸡巴。”  我深情的吻了一下妈妈说:“妈妈,我都操了你几年了你还不相信我的本事吗,你放心,即使得到了姐姐我一样会疼你、爱你、操你,直到操死你为止。”  妈妈把手伸进我的裤裆用力攥住我的鸡巴套弄了几下说:“我的宝贝亲老公,快别贫嘴了,赶快办正事吧,凭你姐姐倔强的性格光凭你的大鸡巴她是不会轻易屈服的,我去把卧室的灯全打开,准备好录像机,把你俩性交的全过程录下来等她醒了用录像威胁她接受这个事实,今后有了我们俩的骚逼你的大鸡巴应该能满足了。”  妈妈进了卧室忙着准备,我坐在姐姐的旁边,看着姐姐桃花般的面容我的心脏突然仿佛停止了跳动,我怀着紧张而又喜悦的心情对着昏迷的姐姐轻声说:“好姐姐,今天你终於要属於我了。”  我抱着丰满的姐姐轻轻放在卧室的床上,对着摆弄摄像机的妈妈说:“妈妈,你把衣服脱了吧,我不想因为操姐姐而疏远了你,一会我操完了她就干你,不过你不要太性急,这会你一定要拍好录像啊。”  妈妈一边脱衣服一边说:“宝贝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拍出世界上最好的乱伦毛片的,妈妈从来没看过你操别的女人,我都等不及了,你快开始吧。”  我用最快的速度脱光衣服趴在姐姐的身旁,姐姐好象一件象牙雕刻的珍贵艺术品,我要一点点的欣赏她、品味她。  姐姐那乌黑的秀发衬托她的皮肤白皙光亮,驱使我去亲吻她的耳垂,亲吻她的粉腮,亲吻她饱满的额头,亲吻她紧闭的双眼,亲吻她秀美的鼻子,最后停留在她性感、温暖的双唇上。  我的舌头用力顶开姐姐的牙齿,姐姐口中的香气扑面而来,我使劲吸食姐姐软软的舌头,呼吸的不顺畅致使昏迷的姐姐把嘴张的更大,手和脚也不断的抽搐起来,我的舌头继续向下探索,从姐姐尖尖的下颚舔到姐姐的胸部。  姐姐穿了一身非常职业的黑色套装,我漫漫解开姐姐上衣的扣子,一对高耸肥大的乳房呈现在我眼前,黑色的乳罩勉强罩住了一半乳房,深深的乳沟伴随姐姐有力的呼吸一张一合,我吃力的把双手伸到姐姐的后背解开乳罩的挂钩并把乳罩褪到乳房以上,一对不再受乳罩束缚的乳房颤微微的跳了出来,我双手捧住姐姐的乳房不停的用舌头舔着。  不一会功夫姐姐粉红的乳头变硬变大了,我忍不住狠很咬了一口,姐姐含糊的叫了一声,吓的我跳下了床,惊慌失措吓出了一身冷汗,正在摄像的妈妈走过来对我说:“宝贝别怕,妈妈下的药足以使你姐姐死睡上12个小时,你就尽情的玩她吧。”  我一看姐姐还在沉睡中也就安下了心继续我的探索历程,玩了一会姐姐的乳房后我的舌头来到了姐姐的腹部,姐姐的小腹有一些突起,几条淡褐色的斑纹呈放射状爬在肚皮上,肚脐小巧美丽,不象妈妈的肚脐又黑又深。  姐姐的下身是一条过膝的黑色套裙,我把裙子的下摆从膝盖处一下拉到腰间,由於用力过大姐姐又“哦”了一声,这次我有了思想准备没去理她接着干我的活儿。  我把姐姐的黑色连裤丝袜和白色棉质内裤一寸一寸卷着往下褪,褪到最后露出了一双肥厚白嫩的玉足,我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心想不着急等我舔完姐姐的大骚比再来舔它,我转过头凝视那黝黑整齐的阴毛淹没的地方,今天我终於可以占有它了。  我把脸贴近姐姐的骚比用手指轻轻拨开深红色的阴唇,阴道已经湿润,阴水潺潺的从深处流出来拉成了丝相互纠缠粘在阴唇上,我狠狠的把嘴压在姐姐的骚比上,啊!还是几年前的味道,腥臊还带着咸味,世界上没有任何味道比它更让我兴奋,更让我冲动。  我大口大口的舔着姐姐的骚比,恨不得用舌头把姐姐的骚比全部吞下,随着我舌头的狂舔姐姐阴道里的阴水也不断的涌出来,沉睡的姐姐也“哦,啊”的呻吟起来,姐姐的呻吟更使我情绪高涨,我索性把右手的中指、食指插到阴道里来回抽送,抽送出来的阴水被我一滴不剩全吸进嘴里。  这样持续了十分钟后我的嘴里、脸上、手上全粘满了姐姐的阴水,随后又抱住姐姐的玉足一阵狂舔,姐姐的脚很香,我尤其喜欢舔她染了亮红色指甲的脚趾,我一边舔着姐姐的玉足一边用我的脚趾在姐姐阴水四溢的阴道中抽送。  热身之后我坐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始一件件脱姐姐的衣服,赤裸裸的姐姐在灯光下格外光洁耀眼,分开姐姐的两条肥腿我跪在中间两手拖起姐姐又肥又白的大屁股把大鸡巴在姐姐的大骚比上,来回的蹭了几下龟头已经沾满了阴水,我把大鸡巴慢慢的送进姐姐的阴道。

?